没几年

lo主:球球
杂食,本lo主放叶翔相关原创

锐中心粉,锐厨林苏怜爱锋,昊萌轩粉许好吃

大概很ky,不会说话,一般情况下没有恶意,大概吧……

【叶翔】镜像之后end

很久以前写的奇怪的偶像人格文,虽然直接看应该也是能看懂意思,不过还是写一下设定吧

偶像人格具体说的是啥开头就有,或者换个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叫艹人设(。)偶像人格不等于本人,至少孙翔就相当不像(。)

里面说到盖棺材=正主把别家正主的影响力打散得差不多。比如于锋就使得多数人基本忘了孙哲平了,因此番外里面他是孙哲平的盖棺人。

孙翔开始遗憾他不是叶秋的盖棺人后来老叶棺材盖给他搞得关不上了ry

PS:文里面的叶修/叶秋孙翔都是指偶像人格,如果说的是叶修孙翔本人的话,则会说清楚是正主

PPS:这只翔有点扭曲(。)


【叶翔】镜像之后

00

所谓偶像人格,脱生于职业选手本人,以职业选手的人气为血,以俱乐部的公关为招式,以选手的职业生命为肉体。对于一般大众来说,虽然有时偶像人格会天差地别到像是贴着选手名字的另一个人,可大众认识的却只是偶像人格。


01

嘉世一代大神叶秋退役,荣耀第一账号卡一叶之秋易主。新的主人孙翔上个赛季刚刚出道,强势撞破新人墙,惊才绝艳,一时间风光无限。

不过这些和已经退役的叶秋毫无关系,这位老迈的选手虽然曾有许许多多的光环,可现在,那些光环不过是过去的荣光。荣耀选手的偶像人格会老,可是一般都是他们样貌还来不及被岁月侵蚀就已经寿终正寝。

叶秋躺进棺材里,此时的他并不知道正主未来的打算,也不知道他其实应该叫叶修。在他的认知里面,正主是正常的老化,正常的退役。棺材虽然尚未关盖,叶秋的话题还不至于这么快就褪去,不过,这棺材还算很好地遮挡了岁月的风。即使是媒体,在这样的一代传奇离开后,更愿意赠与善意与祝福。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脸忽然被阴影覆盖,一个不熟悉但是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面容呈现在眼前。那人嘴角意气风发的笑使得叶秋感到轻微刺痛,下一刻,他就被那人粗暴地拽了起来。叶秋还未来得及反抗,乌黑的却邪就已经顶在他腰部,彰显着叶秋的无能为力。

“叶哥,打扰你休息真是不好意思。”却邪主人,孙翔说得漫不经心,半点没有歉意。而今,他已是入土之人,几乎没有与孙翔抗衡的资本,只能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叶秋没有和孙翔搭话之意,不过也放松了身体,稍微表明并不想反抗。见他如此,对方也没有继续为难的意思。叶秋看得出来孙翔并不尊敬他,可也没有露出看不起的意思。

“何事?”叶秋问。

“请叶哥做个见证。”孙翔说得诚恳,“见证嘉世与霸图恩怨的终末。”

叶秋皱眉,在孙翔半是邀请半是胁迫的情况下,来到了孙翔口中恩怨了解之地。他抬头看见老对手韩文清,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孙翔正主在全明星赛时挑战韩文清,并大放厥词说要为霸图和嘉世的恩怨做个了结,可他孙翔和霸图有什么恩怨?霸图对苏沐橙等嘉世人倒没啥恩怨,他们的仇恨都在叶秋身上。

故此,才有着孙翔将叶秋从棺材里拽出来的一幕。荣耀教科书冷眼旁观,对孙翔这种踩着他家正主上位的行为十分不齿。可正主已经退役,他的作为偶像人格,只会被人拿捏而已。

只是孙翔剧本写得好,演得却不怎么样,他一个脱手“龙抬头”没使好,反而被韩文清一招乾坤大挪移转到他自己身上,顿时拉开好大一条口子。

“如果是叶秋,一定能使好那个龙抬头。”韩文清没有看见隐藏在暗处的他,只是这样平静地叙述事实。

叶秋并没有觉得解气,也没有对孙翔有太多担忧。不过是看着别人的事情而已。只是孙翔的应对算是冷静,在之后的全明星乱斗中,正主强势地获得胜利,算是扳回一城。

可是孙翔没有特别留意的是,叶秋正主在同一场全明星中,漂亮的使出龙抬头,在他完全不知道的暗处狠狠地给他来了一下。

这回阴郁和无能为力的人变孙翔了。

这大概才算是孽缘的正式开始。

 

02

全明星赛之前就隐约有些叶秋出现在网游的风声,在那个龙抬头后愈演愈烈。

叶秋作为偶像人格,被孙翔拽出棺材后,就再没能睡回去。

某种意义上也许挺感谢这位的,叶秋不无讽刺地想。

只是那位的正主,或者说整个嘉世仍在低迷不振,甚至不断走低。战绩如此,孙翔本人倒是硬抗了不少伤害。

“喂。”叶秋忽然叫住对方。

“嗯?”孙翔回头,看清来人后,脸上有显而易见地困惑,“有何见教?”

孙翔正主是一头独狼,孙翔本人也是。他们并不懂狼其实是群居生物,只是醉心于自己的实力,肆意挥霍自己的天赋。叶秋有时看着他们流淌的青春与活力会有种朱门酒肉臭之感:要是他正主年轻些,就不会被眼前这些人夺走一切了。

他定了定神,开口问:“你没事吧?”

孙翔身上的伤口已经恶化到相当程度,血量也在危险边缘,这是战绩对偶像人格的直接攻击与影响。按说,孙翔的到来该将嘉世“带入正轨”,可事实却是双方都将对方拉入越来越深的深渊。叶秋因为正主的原因,自觉比孙翔更知道双方正主的情况。他并不喜欢孙翔,可是现在正主已经打定主意要走挑战赛,而嘉世的战况却让人看得胆战心惊。叶秋和正主再自信,都不会期望在挑战赛遇到嘉世这种庞然大物。

出于这样的前提,叶秋过来看看孙翔的状况也是情理之中:孙翔本人的状况是他正主心态的呈现,同时还可能恶性循坏反影响他的正主。虽然他们的想法,他们知道的信息无法传达给正主,不过知己知彼也没什么坏处吧?

孙翔挑眉,舒缓了表情。叶秋忽然觉得,孙翔和他的正主看似一致,都横冲直撞蛮不讲理,可孙翔还是有些不一样,但到底哪里不一样,叶秋一时又说不清道不明。

就在他细细观察之时,孙翔倒是懒洋洋地开口口:“叶哥还是担心自己吧,你家正主还没为你正名呢?”

叶秋也是一时好奇,要说他对孙翔,不管怎么看都该是负面情绪。这么一想,他冷了脸说:“看来是哥自作多情了啊。”

“多情吗?”孙翔忽然笑了下,叶秋完全没看明白他笑什么。

可下一秒,他就懂了。孙翔突然袭击,一口吻上他的唇,强势地撬开他的唇齿想要肆虐。叶秋惊愕,大脑虽是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多年当惯斗神,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反击了回去,完全没注意到在这个战场上反击,似乎怎么样都是输。

好吧,这还是有些不同。如果不反击,是他输,反击了,是两个一起输。孙翔显然没想到他竟然会回应,而且远比他更有技巧,心中警铃大起决心暂时撤退。但叶秋哪会这么简单放过他?这人一手捞了孙翔的腰牵制住他,另一手在孙翔仍是忸怩不合作时,狠狠地掐了一下对方的脆弱。小年轻一时吃痛,嘴一张就被叶秋防守反击,攻城略地,到最后,被吻得腰都软了眼眶都湿了,直趴在叶秋身上喘气。

“你真的很恶心。”叶秋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倒不是看到什么脏东西的那种恶心。倒不如说,是出于一种超过不认同的感情。

他讨厌孙翔吗?正主对孙翔正主到没有太强烈的感情,撑死不过一句怒其不争。至于他,对孙翔的感情可说是复杂。按说前辈一般会对继任的后辈有些美好的期待吧,但是交接的内里却充满了阴谋,祝福的话实在说不出;按说孙翔走衰他该高兴吧,可不管怎么说,斗神账号卡对他来说实在承载着太多回忆,现在的主人走衰,令账号卡蒙尘,他更不愿意看见!

明明不该有期许,可是在事实发生时却忍不住失落。这份感情无人能参透,如果世间有一人能分享,大概也就是眼前这人。

虽然这人也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分享对象。

孙翔好容易喘匀气,一八五的大个子好容易脱离叶秋站稳,可之前给叶修玩弄得眼眶湿润却没那么容易消退。叶秋这时忽然想起来,眼前这人的正主刚满十八,他差点就成对未成年下手的禽兽了。

这么一想他就忽然一头黑线,冲动和血气方刚都要不得啊要不得。但是再一看孙翔,看着对方威风凛凛意气风发还投怀送抱,又觉得刚才他一时把持不住实在太正常了太正常。

唯一不正常的大概是孙翔本人吧。

特别是对方在听到他评价恶心后,居然更加高兴,脸上表情都有几分扭曲:“我喜欢你喔,恨不得把你脑袋拧下来的喜欢。”

 

03

叶秋不懂孙翔,可他更不懂为什么他放不下孙翔,总是时不时在查看对方的状况。而对方对他的态度也总是愉悦中带着和平,嘴里说着剑拔弩张的话,空气却完全不是一回事。

他觉得他之前把孙翔和他正主看做相同,实在是他有眼无珠。孙翔和他正主根本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虽然没有刘皓本人和刘皓正主那种天差地别感,可总的来说,孙翔本人脱生于正主身上,天生带着正主的所有优点与缺点。本身正主的技术,以及偶像光环的距离感能让他那些缺点显得微不足道,有时还能被认为是年轻人的朝气。可一旦正主的战绩衰退,那些问题就会加倍地反噬到孙翔身上。

孙翔不只是正主一人的人格,还有嘉世公关伪造出来的人造属性。可终归根是正主的根,他没有长袖善舞,那些灵活的应对记者的方式他都不会。这时甚至连嘉世的公关都是这样苍白,不过是堵着悠悠之口,扯了一层遮羞布而已。

孙翔宣布伤病之时,叶秋又去看了他本人。小年轻刚见他的时候产了一手绷带,仍是一脸不服输的样子。

叶秋皱眉:“你和我还有装的必要吗?”

“哦。”孙翔眨眨眼,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地迅速颓废了下去,气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退下去,疲惫和忧伤完全遮掩不住。

叶秋冲他招招手,孙翔乖巧地走了过去,坐在对方旁边。头抵着对方的肩膀,所有重量都压了过去。

叶秋吃痛,嘶了一声,孙翔反而变本加厉,故意使劲往叶秋那边压。

“搞什么搞什么,我们是对手好么,撒什么娇。”叶秋不满。

“嗯对。”孙翔状似认可,“我真想拧下你的头,亲爱的。”

叶秋抽搐了下嘴角,get到了他和孙翔的讲不通。孙翔感情的转换他好像有点理解却又不完全能理解。理解的部分是所谓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对手,何况孙翔没朋友,这么说来将他看做唯一的救命稻草,好像也有点道理。

但是这个好像也能勉强套一下韩文清,叶秋一想到韩文清此时靠着他肩膀,他就觉得满身鸡皮。

正主不论,到底为啥他对孙翔没法真的讨厌起来呢?

“我其实超讨厌你正主的。”孙翔闷闷地说,“总是欺负我正主。”

叶秋无语:“讲道理,是你正主来招我正主的好吗。”

“不讲。”

“……”

叶秋瞪着靠了他肩膀,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孙翔,后者从他肩膀抬头,无畏地回视。叶秋忽然意识到,好像不讲道理的孙翔才更像正主。

他好像忽然有点明白为何他对孙翔硬不起来了。

 

04

叶秋的正主一直被孙翔正主各种挡路,虽然谈不上有意造成这个状况。

而孙翔的正主,也许最开始他确实没把叶秋看在眼里,他心中,叶秋不过是过时的英雄,过去的虚影。直到他被韩文清和叶秋连着教做人,埋藏在最深处的比拼之意才算是浮出水面。而后,孙翔正主又被叶秋再次打服。那次惨痛的失败彻底成为之后嘉世战绩彻底恶化的导火索,原本还看得过去的发挥连这点看点都失去,朝不保夕,一头冲着挑战赛跌去。

各种该出现不该出现的情况,使得双方正主有了微妙的缘分——虽然双方肯定都不想要。可是又无法否认客观上的关联。一叶之秋,嘉世队长,挑战赛。一时间关系紧密地简直像“你就是我全世界”。

“我说。”已经改回叶修名字的叶秋问又过来骚扰他的孙翔,“你恨你正主吗?”

偶像人格对正主都是维护为基础,喜欢正主的偶像人格时常有,不过这喜欢是喜欢正主还是喜欢自己大都分不清。孙翔明显不是正常情况,他身上有太多的人工堆砌的属性,相当程度上,他已经有些脱离正主了。一般偶像人格大半被正主支配,孙翔正主则不得不将支配权交了大半给俱乐部。不然以孙翔的性格,怎么可能“伤病”。

孙翔撇撇嘴,回答得干脆利落:“不会。”

“我正主呢?”

“也不会。”孙翔说完,又补充了句,“讨厌不是恨。”

“你这么活着也太累了吧。”叶修觉得他说这话很诡异,但是又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你什么样子大家都知道,你没有江波涛他们那样的攻击力,却又因为正主起点太高不得不强行跟上进度,偶像人格里没几个像你活得这么艰难的,值得吗?”

孙翔嗫嚅了一下嘴唇,声音多少有点虚弱:“正是因为我都这样了,所以才希望正主好过一点啊。”

孙翔的正主的天赋和性格造成了偶像人格的短板,这也就罢了。可高开低走之后产生的舆论攻击无疑会让孙翔感到力不从心,他还年轻,甚至可以说他还小,偶像人格现在简直如履薄冰。

只是越是这样,偶像人格就越希望正主好好的,像是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寄托在别人身上一样,好像这样自己也能得到慰藉。

“而且说活得艰难,你也是啊。”

叶修恍然大悟,忽然明白为何孙翔对他特别亲近。不止双方正主是造就对方厄运,还是双方都看得见对方最落魄的样子,谁都嘲笑不了谁。

这孽缘,也是醉人。

 

05

“我说,你正主真的要去挑战赛了啊?”

孙翔疑惑地看他:“不然呢。”

嘉世看起来不会在这时候卖了孙翔正主。

“啧啧啧,你正主到时候遇到我正主,别哭鼻子。”

“老头子还是回家养老吧!”孙翔嗤之以鼻。

叶修对自己正主很有信心,不过他对队友还是有点疑虑的。特别是对手是孙翔家的正主,还有肖时钦苏沐橙坐镇,简直不能更难打。

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嘉世兴欣果然打进决赛,可最后却是兴欣赢了。包括叶修都有点觉得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兴欣一赢了就全体做甩手掌柜,媒体到处找不到人,自然也就不用他叶修去打什么仗。所以他才有闲余去找孙翔。

不想找到人以后,发现孙翔蹲在角落,哭得好不凄惨。

叶修一愣,完全不能理解。孙翔明显对嘉世并不算特别热爱,不,别说爱了,认同度也就那样。嘉世能让孙翔正主沉沦一年,肯定没法再让他沉沦第二年。正主可是黄金时期,又是被认可的大神,按理说就算他没法找到豪门,可找个二流哪怕三流的战队,只要比嘉世好,他肯定是有去处的,既然有,那孙翔哭什么?

叶修想不明白,不过这不妨碍他走过去帮忙擦眼泪,擦着擦着对方就抓着他衣领蹭眼泪了。

“我讨厌你正主。”

叶修不想吐槽,孙翔就只会说这句了。

“你讨厌就让你正主找场子打回来啊。”这是哭什么。

“正主GG了。”

叶修抹汗:“打到那种程度GG说得过去吧。”

一对二,二那边还有奶,这打什么。

“对我正主来说,说不过去。”

孙翔希望他正主做到他做不到的事情,这个GG让他看见了又傲慢又强悍的正主要泯然众人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让他感到恐慌。

“我不想我正主和任何人妥协。”

这做不到的吧!叶修不想吐槽。只是孙翔这样蛮不讲理,反而让叶修感到,他好像稍微活回去了一点。

最开始见到的孙翔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啊。

都有点让人怀念了。

 

尾声

最终孙翔去了轮回。

叶修觉得,这小孩该说运气太好呢,还是运气太不好呢。

“如何,怕了吧哈哈哈哈。”孙翔大声地嘲笑。

叶修眼观鼻鼻观心,觉得他好像有点看见孙翔正主了。

“叶修我超喜欢你的哦,喜欢得想把你的头砍下来。”

叶修心说你就不会换一句吗,都几年了嘴炮水平完全不见长啊。

这么想着,他亲自下场指导:“孙翔大大我不喜欢你,但是我很高兴你好好的活着。”

活着,就是正主永远在荣耀的舞台上意气风发,不过以叶修的嘲讽,估计还有点“你怎么还没离开职业圈啊?”的意思。

不过明明是拒绝的话语,孙翔却脸红了。

咦,情商有长进啊。

叶修有点欣慰。

 

不只是有长进,在相爱相杀了整整一个赛季后,叶修又退役了。

可是这回,他棺材板好像彻底被烧了。

“我的职业生涯中,只有那一个6.5秒最可怕。”

叶修坐在棺材里:“ballball u,我躺了好多年了,不要再拉我出来鞭尸了。”

孙翔笑嘻嘻地往叶修棺材上一压:“如何!我是不是有长进!”

叶修斜眼:“哪长进了?你最开始不就是鞭尸么!”

“呃……”孙翔给他说得一噎,下意识错开目光,顾左右而言他,“嗯,你这棺材板怎么还不盖上。”

不盖上不是你的错吗!老是时不时提哥!好吧虽然正主还在网游里面搅风搅雨也有责任。

但是和情人调情肯定不能这么说啊,叶修很专业地拽了孙翔放在棺材上的手,一把把对方拽下来,两人鼻尖对鼻尖,距离近到吐息都直接喷到对方脸上。孙翔脸皮薄,顿时脸红了个彻底。见状,叶修邪魅一笑:“不关方便你来乘骑啊。”

“等,叶修你混蛋,放开我!!!”

End

 

番外:镜像

孙翔去找于锋的时候,对方刚按部就班行云流水地将孙哲平的棺材盖上,神色如常,没有任何迷惘。

第一狂剑看见来人,心里有点数。见对方看他盖棺材的样子多少有点欣羡,于是他半开玩笑半挑衅地说:“怎样,以后要不要帮我盖棺材?”

“我绝不会帮你盖棺材的。”孙翔冷哼一声,又嚣张地咧嘴一笑,“我会在你活着的时候就打爆你的血条。”

孙翔此时不过是二年级新人,就敢来挑衅登顶的第一狂剑。这既是孙翔本人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证明,也是他性格使然。

于锋轻笑了一下,没有继续和孙翔聊下去的意思,对方性格确实不讨他喜欢。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两人突然得到信息——

孙翔正主转会还转职了。

于锋露出六个点。

孙翔咬牙启齿。

“呃,好像你真的没法帮我盖棺材了嗯。”于锋在活跃气氛。

虽然气氛好像更糟了。

 

气死他了!

孙翔拿着新拿到的却邪,在地上捅了十几个不透明的窟窿。

所谓盖棺材,就是一代传奇退役,后继者逐渐抹消对方的人气与影响,多帅的行为啊!孙翔捶胸顿足,彼时还年轻的他上位可说轻而易举,人气急剧膨胀也使得他对老将们退出舞台的伤痛与时光无情之感没有恻隐之心,满心只想着正主怎么更帅的上位。

正主虽然不是特特聪明的人,可也有点小机灵。别说,他想着借着全明星挑战的机会“了结”嘉世与霸图的恩怨,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好的炒作。正好嘉世萎靡不振,孙翔和正主都觉得,只要他成功了,嘉世的士气很容易能回去。

所以孙翔毫不犹豫地挟持了叶秋,自觉这一举即可一锤定音,不想事与愿违,反而是叶秋成功使用了龙抬头。

孙翔其实是事后知道这事的,当时他的表情就扭曲了。此时他和正主完全没有察觉到嘉世的状况不好,只以为是正常的磨合不好。这个事件像是一个转折点,至少孙翔察觉到,也许问题会变得更加严重。

而后,正主的战绩愈发走低。孙翔身上的伤口也在不断恶化,这使得他不得不开始精打细算地调整攻势。孙翔本来以为他是有天赋的,至少也能混得像周泽楷那样,安安静静不说话但是评价高吧?正主虽然不会说话,可是也没因为这个事情搞出什么难看的新闻。

只是这回,连正主最擅长的荣耀上都出了差错。那时,偶像人格孙翔几乎和邹远正主感同身受了:明明不是那块料,却被赶鸭子上架。

同时,正主在圈内不受欢迎的弊病也显出。圈内只要情商正常的人都不至于过来落井下石,可他们也不会太在意正主目前的情况。反而是已经出圈的叶秋,因为在准备挑战赛而找了过来。

那时孙翔的心态就产生了微妙的扭曲,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这个人的命运并没有因为他继承了一叶之秋而与他再无联系,反而因为他是一叶之秋的继承人而从未断开。

只有他能做他的盖棺人!

因伤痛和孤独而起的不正常独占欲,使得孙翔出人意表地袭击了叶秋,可是这一次他竟然没能在叶秋身上讨到便宜。

好,这样才好。

“我喜欢你喔,恨不得把你脑袋拧下来的喜欢。”

他这样对对方说。

 

按说,孙翔是应该恨叶秋的。

然而叶修正主对孙翔正主从一至终的冷漠,而叶修本人却因为双方的孽缘而对一直孤单的孙翔似有照拂。孙翔虽然有点扭曲可到底是孙翔,叶修不打他他根本没有理由去打对方。叶修本性也承袭正主,实际相当就事论事,如果别人风光的时候他倒是会去开嘲讽,看到别人落魄,这位倒不会恶言相对。

对上这样的叶修,孙翔就算扭成弹簧也能直回来,何况他远没有这么扭曲。双方没法互舔伤口,因为这伤口都是对方留下的印记。

——但是我承认的人,只有你。

后来孙翔重回联盟,正主不用再the one叶修。孙翔还失落了好一阵子,去找叶修时候,对方在找基友,气得孙翔回来又扎了十几个窟窿。

江波涛:“他这是吃醋了吧。”

周泽楷:“嗯。”

江波涛:“但是居然是叶修?!”

周泽楷:“唔……”

江波涛:“相爱相杀的世界我不懂。”

周泽楷:“不懂。”

孙翔:“周泽楷说话了!”

江波涛:“……”

孙翔:“然后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发生什么了么?”

吕泊远:“我觉得刚才孙翔的对话,彰显着他已经回到以前的状态。”

吴启:“可喜可贺。”

方明华:“杜明你也说两句。”

杜明:“正主会转会去唐小姐那里吗?我不要离开你们!”

孙翔:“闭嘴。”

end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