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几年

lo主:球球
杂食,本lo主放叶翔相关原创

锐中心粉,锐厨林苏怜爱锋,昊萌轩粉许好吃

大概很ky,不会说话,一般情况下没有恶意,大概吧……

【叶翔】沧江一梦镜花影(04,坑慎入)

01   02  03


04

因为二十二轮打蓝雨的战况没有败得特别奇怪,叶修也就以为一切是在按照以前的情况发展。只是二十三轮之时,嘉世大败,瞬间掉到二十名。叶修大惊,他印象嘉世这时候就没掉二十名呀?怎么会这次突然这样呢?

他苦思冥想,又反复看嘉世和这小战队的比赛。得出结论是,别的选手打得都还可以,就刘皓和孙翔发挥不正常。如果说刘皓的不正常还在“正常范围”内的话,孙翔无疑不在。

叶修印象孙翔的发挥直到被他打趴之前,都算正常范围内——孙翔的正常范围——与嘉世磨合不好,自己一个人太独。不过他的锐气不减,嘉世的擂台赛如果不是差一个人头,他基本还是能追回来。

现在的情况则是,孙翔提前呈现之后才会出现的毫无章法自我质疑的打法。明显心不在焉没有状态,就算手速技术极好也救不了。他的状态不良又产生连锁反应,副队长刘皓在他这边讨不了好,估计孙翔那头他也没法,队内最大前辈苏沐橙又是被孤立状态——这还打什么?

叶修十分头痛,他本以为这次都是往好的方向蝴蝶效应,没想到是给他块糖再把他狠狠踩入尘埃。荣耀教科书憋到第二十四轮,一看战况,1:9,真的憋不住,借了手机联系苏沐橙:“孙翔怎么回事,被刘皓虐待了?”

“哪能啊。”苏沐橙汗颜,“刘皓有胆子陶轩也不让啊。”

叶修点头,确实如此。

“别说虐待了,现在整个嘉世都给他搞得低气压。哎也不算给他弄得,而是他不开心,别人去拍马屁他也不开脸,就一个人在那里练习,多去几次大家也就不去了。但是……”

但是这种战况不好的时候,本来队长是要激励士气的。苏沐橙没说,可叶修肯定懂。然而队长这样消沉,整个嘉世和没了主心骨一样,更加散乱,恶性循环。

“按说孙翔那性格,不应该是看见打得不好反而越挫越勇么?”苏沐橙觉得应该是这个发展。

叶修也觉得她是对的,实际上一次孙翔就是挨了挫折以后转头就想办法克服,可能最终结果不好,但是克服的过程肯定有。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孙翔怎么莫名就认怂了?

“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叶修也没抱太大希望,随口一问。

不想苏沐橙反而认真回答:“我不知道有没有直接关系,可是这事很奇怪。”

“他问了哥哥,而且还问了墓地所在。”

叶修一怔,有这一出?

电话那头苏沐橙又问:“以前孙翔也和哥哥有什么关联吗?”

关联?开什么玩笑,孙翔那可是孙哲平都没认出来的主。孙哲平谁啊?第五赛季退役的第一狂剑,孙翔还没认出他的脸呢,你指望他认识根本没出道的苏沐秋?

怪事,确实怪事。叶修以为他的承受能力已经给包子练得挺不错,没想到还是有能让他又惊讶又好奇的事儿。

“这样,既然他问了沐秋,那你就和他再稍微多接触下?”叶修很少对苏沐橙要求什么,只是这次事涉苏沐秋,叶修也就稍微特别处理。

苏沐橙点头,她生气过后也确实会有点好奇。不过之后孙翔就陷入低谷,谁都不理,她也就只能搁置。

只是没想到,苏沐橙拿出后来对付莫凡的亲和力,都没搞定孙翔。这小年轻没躲苏沐橙,可是对她冷淡的态度让第一枪炮都开始思考是不是她魅力下降:不该啊?之前他不是还像是要追我吗?

而在此期间,嘉世战绩仍在走低,和19名的差距没有拉开,但是17、18名似乎慢慢变得难以接近。

不是吧,难道这次嘉世还是要打挑战赛?纵使是叶修,也难免有些悲观和绝望。

 

在这萧瑟的气氛中,全明星赛开始。陈果这回也挺大方地邀请叶修和唐柔一块去S市。叶修想想换换心情也好,没准这次全明星也会发生一些别的改变呢?

于是荣耀教科书又再次观看王杰希怎么耗尽心血地培养他看上的小天才,这让叶修不禁有些感慨又遗憾:要是他能多教邱非一下就好了。

另外说到指导,这次叶修专门提醒了乔一帆,让他掂量下自己的实力,最后的结果是乔一帆没有报名参加新秀挑战。这事叶修有点犹豫,他一般不很干涉后辈们的成长,不过最后他还是觉得这挫折对乔一帆的成长没有太多积极作用,小乔不需要李轩教做人才知道自己什么水平,他现在需要的是肯定和战绩。

说到教做人,叶修想起上次的第八赛季新秀挑战赛,老韩教了孙翔做人。现在孙翔状态这么差,按他的性格,肯定要找一个事件来找回自己的状态和权威,击败韩文清真是再好不过。

没准这次不这么傲的孙翔能打败老韩呢?叶修连自我安慰都虚假了起来,充满敷衍。

然而事情竟然像第三赛季的王杰希一样不知道放飞去哪里,孙翔傲慢又冷静地往台上一站。主持人问:“孙翔选手这次要挑战哪位前辈呢?”

“我要挑战轮回的周泽楷。”

全场哗然。

职业选手聊天的玩手机的神游天际的,纷纷回神转头,自四面八方朝着周泽楷露出讶异的神色,而被大家目光洗礼的周泽楷,脸上是大写的懵逼。

“这……”主持人顿时卡壳,“有什么原因吗?”

“圈内还有战法能让我挑战?”

现场哗然,孙翔还真敢说啊,一句话把所有战法前辈都得罪个干净。也有别的人顺着他的思路往下想:所以说,孙翔这是挑战最强的人?

前荣耀第一人的继承人挑战最有声势会成为下一个荣耀第一人的选手,这是在传达什么信息吗?

“你怎么看?”肖时钦小小声问坐他附近的江波涛。

“麻烦。”江波涛答得毫不犹豫。

“麻烦?”肖时钦惊讶,就算是胜负两可,但孙翔竟然给轮回副队这么大压力吗?

“因为这里是S市。”

肖时钦稍微一想,也就明白:这里是S市,轮回主场,轮回本身就千方百计地为周泽楷造势,现在孙翔这家伙突然提出要挑战周泽楷,就算输了是情理之中,可这次俱乐部的各种造势也就白费了。

只是想明白以后,两人都仍是糊涂。能想得到这层的人不会这么莽撞,这么莽撞的人必然对这点毫无知觉。

——所以,孙翔到底为什么要挑战周泽楷?

不管两人怎么纠结,那头比赛已经开始。孙翔倒是没要求要原来的账号卡,双方配点出奇的一致,辅助招式加,攻击招式加,就是不加移动。

众人恍惚,按说周泽楷需要考虑被孙翔近身后怎么办,孙翔也要考虑怎么近周泽楷的身,现在是闹哪样?

只是一打起来,大家就深切地感到,这完全是背水一战。周泽楷一上来就开了速射,意图放风筝,孙翔不甘示弱,落花掌吹飞子弹,逼着周泽楷不得不变换方向攻击,这一变换就给了孙翔喘息空间,立即疾跑近身。

地图不大,也没有什么遮挡和障碍物。按说是对周泽楷这远程不利。然如果这样就能让他屈服,周泽楷就不会号称除了治疗什么都行。这位看准孙翔卖血也要近他身,狠狠地让孙翔放了大量的血。

至于压制不让对方近身?周泽楷也想啊,问题是地形和对手都不允许,如此没有章法,到时候真被近身,就没技能了。

周泽楷的思路就是如此,能不被近身就不要,做不到的话就让对方掉血。轮回队长不畏惧被对方近身,反正之前造成的血量差足以扼杀对方。

真能如此?

“这打得好激烈啊。”新人唐柔小小声地对叶修说,而旁边的陈果则是看得入迷,都不记得谁是谁了。

叶修叹气,那当然,孙翔意识他很嫌弃,可实力他从不否认。即使是周泽楷,毕竟是远程,不太可能压着打。

压不住,输不了。

叶修忽然有点不想再往下看,借口去厕所,离开了这个地方。这位下意识就往选手专用的厕所走,出来的时候似乎隐约听到外面在喧闹。

这是,打完了?比他想象中的还快点啊。

叶修倒没有遗憾,神色如常地走了出去。在这么吵的环境下,后面好像有一对师徒,一人“老师老师”地在叫着,次数一多,叶修终于有点好奇地回头。

可是什么人都没看见。

tbc

后面情况就好转了,大概

评论(2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