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几年

lo主:球球
杂食,本lo主放叶翔相关原创

锐中心粉,锐厨林苏怜爱锋,昊萌轩粉许好吃

大概很ky,不会说话,一般情况下没有恶意,大概吧……

【叶翔】野性感应05

什么这文居然不是坑?

嗯我也挺惊讶的(。)


原作设定叶翔,和亲爱的 @没几年 联文,这篇文由我们轮流更新~这次更新是我~

OOC,天雷,乱来,时间线错乱

上章地址:【叶翔】野性感应04


05

 

孙翔在休息之前,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波动。那是一直以来在浓厚恶意中如同清流一般的善意。

孙翔的天赋与能力是一把双刃剑,只是孙翔本人年纪太小,之前完全感受不出来。倒不是说会有一半人嫉妒一半人捧场的意思。而是说,因为他过于有天赋而被众人给予厚望,在之后,对他的要求都会变高。孙翔将嘉世带好是理所当然,媒体虽然会唱好,那也不过是荣耀智商平平之人的跟红顶白。

而现在,嘉世和他一同走入泥潭,孙翔第一个要面对的就是同在嘉世大楼中同事的目光。当然孙翔这时候还是有陶轩的绝对支持,同事不敢正面直接肛他,眼神之类的小动作也还算收敛。但是孙翔他会感应啊,这时候超能力的坏处暴露无遗:公司裁员,前途未卜,加上孙翔素日也不会左右逢源。公司职员当面不会给他没脸,私下就放飞自我了。若距离很远,若是只有一个人,事情都好说,可问题是他现在身处嘉世,犹如直接浸泡在恶意中,走出嘉世,对面就是兴欣网吧。本来源源不断供给善意的地方,现在就差没往外流黑泥了。

哼,一群墙头草一样的粉丝,翔哥才不稀罕!这时孙翔还不知道隔壁网吧已经另立门户,还以为那是自家粉丝分部呢。

只是在这一片淤泥之中,还有一丝微弱的善意,似曾相识。孙翔曾经收到过那个善意,在嘉世似乎“一切都在好转”之时。那时候这善意多不起眼,他又多不屑一顾啊。要不是不管嘉世打得好不好,那人都不会将善意转为恶意,不会随便唱衰,以孙翔的性格,也不会对这人留下太深印象。

但在一切都糟糕得不行的现在,孙翔虽然坚信自己只是误入低谷,一切都会好起来,不至于将这善意当成救命稻草。可也会感到慰藉:没准这是我粉丝后援团的人呢?业内又不是没有和个别粉丝很熟的选手,好像二期有几个?嗯,记不太清了。

只是这之后,那个善意他几乎就感觉不出来了,或者说莫名开始模糊。孙翔这时候的感觉倒没有恼火,就有点好奇:嘉世公关最近做得还可以啊,没什么脱粉的点,怎么对方就对他心情复杂了?

不过想也是一下的事情,这时孙翔倒也没觉得如何。只是后来在挑战赛的会场上,他打出GG以后,那熟悉的善意以前所未有的规模袭来,欣慰,感慨,如释重负,或者别的孙翔不太理解的感情都出现了。因为距离很近而且都是善意,孙翔倒是感觉得到。

之前那个粉丝也来看比赛了吧。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和暴怒的陶轩对话。看着对方唾沫星子乱飞,孙翔的想法也飞了:要是有个粉丝,在他GG的时候也坚定地支持他,那大概是真的粉他的人而不是粉他的技术了吧。

唔,其实这种感觉还是有点奇妙的。

 

孙翔本来是想着,既然都粉他人了,这人肯定不管他去哪里,都会继续跟着他。这几天嘉世忽然把自己玩到挂牌,速度快得令人惊讶。孙翔之前还有点担心会不会有更多恶意冲着他来啊?他要不要搬出去找个旅馆住啊,哦,好像上班期间还是得承受敌意,没差太多。

结果实际上,就没几个人对他如何。嘉世挂牌,这回是真的朝不保夕,而不是看着同事被辞退或者前途未卜而兔死狐悲。这时候哪有人去管他如何?孙翔谁,不认识,不如去求职网上多看看。

孙翔就这么某种意义上算悠闲地划水过了一周,期间不断有人来一叶之秋的价,当然也有问他,可他和一叶之秋打包走,事情会变得复杂太多,没有一个人能确定,他们不会被拆卖。

之前嘉世用一叶之秋威胁他“养伤”,那时他妥协还能保住一叶之秋,现在大概真的只能听天由命。孙翔这几天真的太闲,太无聊了。居然都开始思考人生,想到某个姓叶的把他人生轨迹硬生生打弯的人,好像有点明白什么叫荣耀不是炫耀,又好像有点感同身受了。

下次见面的话,再和叶修谈谈好了。显然上次荣耀教科书多次一时心软一时有空一时懒得不理孙翔让这家伙产生“叶修肯定不会不理我的错觉”,至于这到底是叶修肯定会围绕他转还是世界会围绕他转,那可就见仁见智,反正正主叶说不清了。

孙翔最后被轮回接收基本已成定局,别的就是钱上面的扯皮,和选手本人关系不大。那天他在嘉世走廊上见到苏沐橙,他本来以为在赛场上直接坐到对面的对方会开心得不得了,不过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她感觉还蛮复杂的。

第一枪炮去处是对面兴欣,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沐雨橙风好说是个全明星,就算扯皮没有一叶之秋那么夸张,估计也得掉层皮。

不过苏沐橙脸上表情还算和缓,这是谈得还可以的意思?还没等孙翔想明白呢,他就感到一股熟悉的情绪波动。

呃,他粉丝在嘉世?这波动他都快能锁定了。孙翔没有想太多具体的事情,转身就向着感应方向冲过去,越走越觉得哪里不对,这个方向,他记得最后应该是……

孙翔迈着大长腿赶到现场的脚步从快到慢,心情也像过山车一样又上又下,不不不不是见到粉丝紧张而是因为,那是陶轩的办公室啊!

他的粉丝为什么会在陶轩办公室!

孙翔这么想着,走起路来从虎虎生风也变成了鬼鬼祟祟,站在办公室前面探头探脑的,幸好陶轩现在背着门站着,看不到他。

但是他和里面看得到他的人四目相对,就懵逼了。

为什么叶修会在这里!

为什么这里没有第三个人!

说好的他的粉丝呢!!

孙翔脑回路有时确实有点怪,甚至有些情况下你说他二也说得过去。可关键时刻他不掉链子啊,他立刻就察觉到,他薛定谔的粉丝,大概,就是,叶修。

嗯……

粉丝个鬼啦欺骗感情!那头叶修在状况外,和孙翔对看半天没出声,孙翔给他看得脸迅速涨红,一句话没说就转头就走。叶修举到一半的手不得不尴尬放下,引起了陶轩的注意。

“怎么了?”两人是来商谈沐雨橙风问题的,谈到一半就开始忆苦思甜,结果叶修忽然脸色古怪,陶轩也就开口问了句。

“不,只是觉得小朋友的想法太难懂了。”

小朋友本人估计也不会想让你懂他现在满心的“他根本不爱我只爱一叶之秋,不对他为什么要爱我。”纠结,嗯。

tbc


PS:虽然不合时宜,不过回应下隔壁镜花文里面伞哥的问题,嗯,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不剧透地说清楚这个问题,所以只能不回复了,在此道歉一下

评论(11)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