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几年

lo主:球球
杂食,本lo主放叶翔相关原创

锐中心粉,锐厨林苏怜爱锋,昊萌轩粉许好吃

大概很ky,不会说话,一般情况下没有恶意,大概吧……

【叶翔】沧江一梦镜花影(01,坑慎入)

一年前或者两年前的坑,大纲虽在江山已改(bushi)

愿跳服输(。)


二周目叶X????翔


可以接受者,来?


01

“卡卡卡,嗒嗒……”

本该是操作鼠标的声音,此时却成了敲门声。

“叶秋?”荣耀头号美人开门,却对这人的到来感到吃惊。

时值第八赛季冬转,新人王孙翔转会嘉世,荣耀第一账号卡一叶之秋易主。旧主叶秋在此之前,一直在抓紧时间,与账号卡做最后的道别。因此,苏沐橙觉得此时他不该出现在此。

“有事情要告诉你。”还叫叶秋的叶修说。

苏沐橙在任何时候都会站在叶修这边,所以她什么都没问,点点头,引叶秋进来。

“等会我要直接退役。”叶修神色如常地宣布,犹如说今晚要吃香菇方便面一般。

苏沐橙惊呼一声,立即要出声阻止。她虽认同叶修,可对他的冲动行为她也不能熟视无睹。

叶修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将理由娓娓道来。

“你说,你是重生而来?”苏沐橙的脸色有些古怪,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这种超现实的事。

“是啊。”叶修自己也有点没法接受,所以他没勉强苏沐橙,这次来也只是告知,并给彼此几天时间消化现实。

苏沐橙冰雪聪明,虽对叶修所说之事还有疑惑,可也明白他的用意:叶修退役势在必行,并不是没有思考的冲动行为,让她不要过于担心。

可她还是觉得心疼,建一个战队,那是容易的事儿吗?叶修在圈内打拼多年,现在却要白手起家重头再来。她又怎能不为他心痛。

苏沐橙心痛,正主反而没这么伤心:前一次宣布退役的时候他连组个战队的想法都只是想法,现在他不仅有思路,还有具体的经验,难道不是状况更好么?
苦中作乐的叶修捡着以后重要的事情和苏沐橙说了。反正再建兴欣,不能夺冠也能让他不至于无处可去。

说着说着,那边有人过来请苏沐橙,再一看叶修也在,对方打了声招呼:“叶哥,看来我不用多跑一趟了。”

“嗯。”叶修点了下头,“那就走吧。”

 

会议室还是上次的那个会议室,此时众人的神情倒是和墙上贴的惨淡战绩相符合。叶修环视一周,有点奇怪:主角呢?

既然是交接卡,那肯定是孙翔已到嘉世。只是上次他在最显眼的位置享受众星捧月的待遇,现在人都不见。那些虾兵蟹将则三三两两混做几堆,各自为政,极其符合嘉世现在人心散乱的状况。

他进门的时候满脸焦虑的崔立在屋里走来走去,联想到上次对方表面善意虚伪实际幸灾乐祸看好戏的面容,叶修似乎有所感悟。

“孙翔呢?”他问。

崔立犹如被踩了尾巴一样地站定回头,看见是叶修,强自定了定脸色:“不一定需要他来才能交接的。”

叶修何等精明,当然听得出崔立意指他拖时间,不想交出一叶之秋。讲真,他确实不想交出一叶之秋,不管他用君莫笑打出了什么成就,一叶之秋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说丢就丢的东西。可要说他拖时间,就算是叶修这么要里子不要面子的人,也不想背这个锅。

“好好好,交接交接。”叶修亲自走过去,翻开经理的手稳稳地将账号卡放在手心,“好好保管,小心使用,记得上蜡。”

周围那些或多或少落井下石过的人,此时的表情都多少有点迷惘。这和说好的悲惨退役好像有点不一样啊?叶秋那没有任何气势的言语,却反而让经理觉得矮了一头,这是为何?

冷眼旁观的人倒是看得明白:叶队按说是在乎一叶之秋的。这些心怀恶意的家伙,看见讨厌的人在乎的东西被抢,哪怕不是落到自己手上,那也能得到些许快感。但对方要是完全不在意,那可就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上,憋得自己内伤。

崔立表情轻微扭曲地接了账号卡,该在此时“请”叶秋当陪练的事情都没说出口。倒是叶修开了口:“往后的事情就不用你们操心了,我要解约。”

解约?你要主动解约么?这个时候他应该这么说啊!而且还应该露出讥诮的神情才对!崔立在心里咆哮,但是他就是犹如雷劈了一样没反应过来:叶秋解约也在他和老板的预想以内啊!为什么此时他就觉得整个场景陌生得他无法应对呢?

叶秋看崔立,看了半天,又去看看苏沐橙。第一枪炮本来看见这一群乌合之众时多少冒出来的愤懑情绪,已经给叶修这平静过场和崔立的浮夸演技给安抚下去。现在她和叶修一样奇怪:要崔立虚伪地挽留不现实,但你都不虚伪了,那就赶紧去拿文件不要耽误时间呀?

叶修等了半天,对方都没回应,他无语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等会要下雪,不要耽误别人去网吧应聘网管好吧?

“我宣布退役,如何?”反正你们本来要的也是这个。

崔立木着脸,似乎没完全反应过来怎么去采摘胜利的果实。叶秋太淡定,明明每一步都按照他们的算计走,可他们一点胜利的成就感都没,却像是被玩坏的状态。

“……合同也要我自己来吗。”叶修真说得有得有点崩溃,专业点好吗!

经理这才手忙脚乱地去准备材料。

叶修本来没想过精神胜利,毕竟交出一叶之秋,怎么样他都是输。可是对方硬是过来送人头,他也很无奈。

搞定一切以后,他拍拍崔立的肩膀,好言好语地说:“好好干。”

天可怜见,叶修只是想到以后嘉世在孙翔来了以后还是很糟糕的状况,加之后来嘉世被挂牌出售,加上不管过了多少年他对嘉世的感情都没法磨灭,到底是有了点恻隐之心,才多了句嘴。

可别人不知道啊,就算是知道的苏沐橙,也意外地感到了这三个字中沉重的嘲讽之意。

……有时候真的不能说是别人的错,真的。

叶修潇洒离去——不管别人怎么觉得他是强行潇洒,反正他本人还算挺潇洒——直到他走出嘉世大门,一叶之秋的继任者,后来在相当长时间内都会和他有微妙因缘的孙翔,都没有出现。

tbc


额,野性我有在写(。)但是最近沉迷游戏(。)

评论(21)

热度(155)